美国陆军展示陆基高超音速导弹和弹头模型
来源:美国陆军展示陆基高超音速导弹和弹头模型发稿时间:2020-03-28 20:23:26


此外,这封信中还提到,如果资源不足,患有严重心,肺,肾或肝功能衰竭,严重外伤、烧伤或晚期癌症的患者可能将“没有资格”使用呼吸机、得到重症监护,这些患者将改为接受“疼痛控制和宽慰措施”。

“在德国,许多老年人几乎没有社交活动,而年轻人则恰恰相反。德国早期感染的都是从奥地利或者意大利滑雪度假胜地返回的年轻人。”德国国会议员、内科医师和流行病学家卡尔·劳特巴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解释道。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8日上午7时,新冠肺炎确诊数位居全球第一的美国共报告确诊病例101657例,死亡1581例。

最后,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

如今,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到了老人是疫情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人群。各国卫生部门对养老机构严防死守,并要求民众不要去探望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因为正如意大利的经历所显示,一旦病毒传播到老年人当中,大量的老年病患将迅速挤兑卫生系统,并造成更加高的死亡率。

为什么两个同样有着高比例老龄人口的国家,老人的感染率大不相同?这背后两国社会文化和老年人的社交行为习惯不同,或许是一个被忽视的重要原因。

相较之下,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有82%的病例在60岁以下。

据意大利卫生部门披露的数据,意大利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的人中74%超过50岁。在官方统计和公布的确诊病例中,老年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一些流行病学家认为,德国进行比大多数欧洲国家更多的病毒检测,也可能是导致死亡率降低的重要原因。由于死亡率的高低同时取决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当分母不能真实反映该国的患病人数时,死亡率自然会偏高。这种情况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伊朗。